齐天大圣

悟空是一个瓦斯塔亚族的机灵鬼,用自己的力量、灵敏和机智迷惑对手并抢得先机。机缘巧合让他结识了一位剑客并与之成为一生的挚友,这位剑客被人称作易大师。后来,悟空就成为了古老武术门派“无极”的最后一位弟子。如今,附魔长棍傍身的悟空,目标是让艾欧尼亚免遭崩溃的命运。

在艾欧尼亚茂密的森林树冠之上,栖息着一支瓦斯塔亚群落,名叫思猕猿。顾名思义,是一种类似于猿猴的生物,智慧、谨慎、向往和平,他们选择远离地面,来到艾欧尼亚最高的树顶建立自己的社会。思猕猿认为生命便是一场在智慧之树上的攀援,因此他们相信自己死后会变成石头,回归土地,再次开始生命的攀援。

空从小就与其他的思猕猿不同,他活泼好动、热衷于玩乐。空始终都是村里的刺儿头。当战火烧到艾欧尼亚时,空被树下的声响和颜色深深吸引──战斗唤醒了他内心某种真切的东西,某种难以抗拒的呼唤。于是空离开了自己的群落,准备拥抱自己的命运。

空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仅凭生存的本能,开始在艾欧尼亚四处游荡,不断寻找挑战者,研习战斗的技艺。虽然空经常因为惹上麻烦而被打得鼻青脸肿满地找牙,但每一次打斗,他都更精进一步,更接近自己心底的呼唤。

旅途中,空遇到了一个戴着护目镜的人,坐在一片林间空地中冥想。空对他发出挑战。但那人站起来,一招就把空击倒在地,然后继续打坐冥想。空挑战过许多对手,但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战斗。

几周过去了,空每天都回到这片空地,试图击败这名武士。虽然他的力量和速度都胜过这个戴护目镜的人,但每一招都被反制打压。

最后,空决定做一件这辈子从未尝试过的事:低头。他跪在了那名武士面前,谦卑地请求赐教。那名剑客一字一顿地问空:你为何而战?

空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原本可以留在自己和平安定的族群中,但心中的某种东西让他选择了另一种生活。空对这个老人问了同样的问题,而他只是回答说自己已经不再战斗了。接下来的几天里,空与这位剑客一起坐在空地中,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个人看到了空的转变以及无言的决心。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号,易大师,也同意了向空传授克己、耐心、和战斗的真谛,易将这一套武术之道称为“无极”。在易的教导下,空的技巧和精准与日俱增,原本的鲁莽和冲动被转化为夺命的迅猛和出其不意的招式。

在修行之中,二人互相产生了深厚的敬意,不过空却能感到易的心中怀着深深的忧伤,无论空使出多么令人捧腹的恶作剧,都无法让易有过一丝一毫的轻松。

更重要的是,他依然没法回答易最初的问题。或许,如果他能知道易曾经的战斗的意义,他就能找到自己的意义。于是空向易提出了一个提议,二人展开一场友好的切磋。如果空获胜,易就必须告诉他自己为何而战。如果易获胜,空在一年之内就不会再提此事。

易欣然接受了。

空把易引出了林间空地,诱进了一片烟雾罂粟花田,每一次易发动迅猛攻袭,空都会消失在一片粉雾中,因为这里的罂粟稍有搅动就会炸开。在一片迷惑之中,易再次出招,但他所看到的空,其实是一个稻草扎成的诱饵。空趁此机会一击命中太阳穴,击倒了易。

空的聪慧让易欣慰地笑了。但他的笑容旋即消失,因为他开始讲起自己为何放弃了战斗。易曾经是艾欧尼亚防卫军抵抗诺克萨斯入侵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易和自己的弟子们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令诺克萨斯节节败退,最后动用了炼金武器。数百条性命葬送在祖安科学家的炼金轰炸之中,而易将他们的死归咎于自己。他不再清楚自己为何而战,所以将自己放逐到这片林间空地,在冥想中苦思。

空的族群选择远离世界的纷争,但这种做法其实相当于抛弃了弱者,让他们独自面临威胁。空肃然起敬,无论结果如何,易都曾为保护他人而战。空意识到自己也希望能够保护他人。

在空的目光中,易看到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的事实: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他永远都是一名武士,而他的人民需要他的帮助。充满感激的易将一根附有魔法的长棍赠给了空,这根长棍由传奇的工匠多兰打造,只有无极之道最杰出的弟子才有资格接受这一荣誉的象征。从那天开始,空有了新的名字,悟空。

易和悟空为了追寻战斗的意义,走进了艾欧尼亚的莽莽荒野,结伴云游。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