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先锋

斯卡纳是一只身形庞大的水晶蝎,来自于恕瑞玛的一处隐秘的山谷。作为古老的壳人族,斯卡纳和他的同胞因卓然的智慧和与大地深切的联系而闻名。他们的灵魂都得到过生命水晶的加持,所以祖先的记忆与现世的思绪都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在久远的过去,壳人族为了躲避神秘的魔法灾难而进入了长眠,然而现在,新的威胁唤醒了斯卡纳。作为整个部族中唯一醒来的人,他将拼尽全力保护其余的同胞,免遭任何人的迫害。

早在人类踏足恕瑞玛炙热的黄沙之前,这片沙漠中曾弥漫着不可约束的原始魔法力量。在一群险峻的悬崖和嶙峋的怪石之间,有一条隐蔽的峡谷。在那里,古老的壳人族挖掘出了沙漠深处的原始水晶。每一位高尚的壳人都会与一块水晶融合,而他们死后,自己的意识将会长久地储存在水晶中。

壳人族个体的湮灭非常罕见,因为他们的自然寿命长达数千年。而且即使是死亡,也不代表着他们的终结。当一个壳人的肉体死亡以后,他的生命水晶会被埋藏到峡谷中妥善保存,直到一名新的壳人将它发掘出土。这一传统既保护了脆弱的水晶,同时也让先辈们的智慧得以保存与传承。

水晶的数量是有限的,年轻的壳人必须去寻找自己命中注定的那枚水晶。同样地,水晶中的自我意识也会对它选中的壳人发出召唤,传承自己的魔法和记忆。壳人会通过一种神圣的仪式将水晶与自己的晶壳躯体结合,将水晶中的记忆和知识印入自己的思想,接受原始魔法能量的灌注。没有水晶的壳人无法存活太久,因为他们缺少水晶赐予的力量、寿命和魔力。

有一个名为斯卡纳的年轻壳人,花费了许多年的时间寻找他命中注定的水晶。他很担心自己会在找到水晶之前就死去,每度过一个月亮周期,他都更加急迫地继续搜索。他没日没夜地在地下挖掘,按照特定的规则,用复杂的螺旋轨迹探索了整个峡谷及其附近的山脉。

就在斯卡纳即将放弃的时候,他终于感到了一个古老的意识攫获了他的心智。他向下挖掘,进入了从未探索过的深度,直到他感到了世界之心的热度温暖了他的甲壳。就这样过去了好多天,但这个意识依然还在趋策着他继续前进。斯卡纳的双鳌终于抓到了一颗饱经磨损的水晶石,同时他也在自己的脑海深处听到了一个粗糙的声音。虽然声音非常微弱,但他已然可以感到自己与它的知觉紧密相连,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水晶。

这枚水晶比他见过的任何一颗都更大。饱经时间的打磨之后,它的光辉已经减弱成了柔和的微光。它的表面已经出现好几道裂缝,在深埋地下的无数个岁月中变得昏暗粗糙。斯卡纳极其轻柔地触碰着,仔细端详这块石头,生怕让如此古老的遗物再受到任何损害。水晶内部的柔光脉动着,似乎在用自己的呼吸,回应着斯卡纳的到来。

斯卡纳开始进行融合仪式,将自己和水晶一起埋在地下,不吃不喝长达数周。虽然他因极度疲劳而痛苦不堪,肢体因饥饿而萎缩,但他并不害怕,因为水晶内的声音安慰着他。当水晶最终与他的身体融合以后,古代记忆里的情绪将他压倒并淹没,智慧让他豁然顿悟。他见证了数个世代之前的惊奇喜悦和悲痛忧伤。他感觉到了身体周围弥漫的魔法,通过世界深处轰鸣悠长的纽带充盈着他的身体,他还感觉到了同胞之间的交流,通过一种不需言语的思想融汇。

后来,几次符文战争引起的大灾变开始对整个世界产生毁灭性打击,壳人族担心这场动乱将会很快造成他们的种族被彻底抹除,于是决定进入休眠状态,深藏于地下,等待人类的自我灭绝——而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这几乎是注定的结果。只有到了那时,壳人族才可以安全地重返地面。

水晶蝎子们将自己深埋进了恕瑞玛的沙漠,最年轻、最勇猛的个体距离地表最近,准备在危险时刻率先觉醒,保护其他族人。斯卡纳从他生命水晶中获得的力量最大,因此他也是所有同胞中最强大的,所以他是最后一批进入休眠的壳人之一。

他们各自孤独地安睡了数百年,突然一天,斯卡纳从他靠近地表的休眠位置惊醒了。震耳欲聋的爆炸让大地碎裂,爆炸的方向正对着他们休眠的地方,所有靠近地表的壳人都被震晕了。一群强盗发现了沉睡中的壳人族,将水晶从他们的结晶身躯中撕裂取出。斯卡纳受到了自己水晶的保护,所以抵挡住了爆炸的冲击。他从黄沙中一跃而出,疯狂地用双鳌钳击,用毒刺叮蛰。虽然强盗的数量压倒性地占优,但是他依然杀掉了许多人,剩余的全都落荒而逃。斯卡纳惊恐地发现,他是唯一一个成功醒来的,而且他同胞的水晶有许多都被盗走了。

斯卡纳尝试让沉睡的同胞复活,但是人类肆无忌惮地夺走了太多生命水晶,有几名壳人有水晶碎片残存,但当斯卡纳唤醒他们以后,没过多久就死去了,而其他壳人则根本无法被唤醒。斯卡纳在沙漠之中徘徊了数周,在自己长眠的同胞身边悲恸哀悼。他确定,水晶落到人类手里以后很快就会被破坏消灭,因此也为那些水晶而悲悯。

但数周之后,太阳冲破地平线之际,斯卡纳听到了遥远的声音回想在自己的脑海。那些呼喊非常微弱,但在却非常清晰。这些是被偷走的水晶石的声音,它们惊恐地向他呼喊,乞求斯卡纳将他们重新带回到同胞的连接之中。斯卡纳踌躇着,左右为难,不知是该去拯救丢失的水晶,还是应该继续留在这守护尚存的壳人族。又过去了几周,斯卡纳掩埋了所有挖掘开采的痕迹,他无法继续忍受脑海中同胞们在人类暴行下发出的痛苦哀嚎,决定出发拯救那些丢失的水晶。

斯卡纳开始了漫长艰辛的旅程,追踪水晶石的下落,同时暗自祈祷沙漠之下的同胞不被其他人发现。虽然他的找寻是孤独的,但他偶尔会听到一枚丢失的水晶向他呼唤,每到这时他都会感到一种欣喜与剧痛并存的感觉。他将自己的悲伤化为无法撼动的决心,发誓在找回所有生命水晶之前绝不善罢甘休。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