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安狂人

黎明时分,救济院里的所有人都被“治愈”了,除了蒙多自己。

他从自己刀下鬼的身上扒下一件白大褂套在自己身上,壮硕的肌肉将白大褂撑破。蒙多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他成为了一名医生!作为一个源远流长的职业的新成员,他决定把自己的医学技术分享给全世界。他的使命现在刚刚开始。

他冲破救济院的门,走过了他最初被送来的台阶。蒙多走进了祖安的街道,面带微笑,脚步活泼。

医生来了。

精神与认知彻底崩坏、杀人的欲望永不满足、浑身皮肤紫得发黑,这就是蒙多医生,这就是祖安人在漆黑的夜里不敢出门的原因。这个头脑简单的恐怖怪人似乎唯一关心的东西就是痛苦,不仅是施加痛苦,而且也是接纳痛苦。他抡着一把巨大的切肉刀,举重若轻,他曾经捕捉并折磨过数十名祖安居民,声名狼藉,他将自己的行为称为“手术”,但却没有任何真正的目的。他残酷无情。他神出鬼没。他想去哪就去哪。另外,准确地说,他并不是一名医生。

关于这位紫皮祖安狂人的最初来历众说纷纭。有人说他们第一次看到他时,他还是个婴儿,在皮尔特沃夫的市场中爬行,一身恶臭吓坏了那些贵族。还有人说他出生于祖安,出生之后的几年里以下水道为家,以地沟鼠为食。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在他大概三岁的时候,来到了祖安不可修复创伤病患救济院。

救济院里的其他病友都不敢靠近蒙多,但救济院的员工却把这个男孩当作奇异幻想的源泉。他们并没有把蒙多当成一个需要引导和抚养的孩子,而是当成一个病人,当成一个有待研究的生物。他为什么是紫色皮肤?什么样的人能活着娩出如此巨大的婴儿?

他来到救济院不到一年,医生们就意识到他皮肤的诡异颜色永远都不会改变。蒙多四岁那年,他们偶然发现他拥有前所未见的蛮力,因为有一次他不小心捏碎了一个护理员的气管,起因只是他没有得到最喜欢的糖果(脚趾甲)。蒙多六岁那年,他们发现他和痛苦有着某种…不一般的关系,说的委婉点。

说的具体点,蒙多似乎并不反感疼痛。而且他还会主动自讨苦吃。如果没人监管的话,他会把尖锐物体扎进自己的肩膀。如果把他放到别的病人附近,不出几分钟就会有至少一人发出痛苦的惨叫。

很快,救济院的员工们就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观察蒙多。他们决定,进行实验的时机已经成熟。没人知道他们的动机究竟是对医学知识的好奇、对科学突破的渴望、还是单纯排解无聊。无论动机是什么,这些医生无疑花费了很大功夫想搞清楚面前这个紫色谜团隐藏的秘密。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们测试了他对痛苦的耐受力。他们将钢针插入他的指甲缝,引得他咯咯直笑。他们将滚烫的熨斗贴在他脚上,他怡然入睡。很快,对科学的好奇心变成了彻底的挫败感:他们完全没法让蒙多对痛苦做出消极反应,他们也没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更让他们束手无策的是,无论他们对他造成何种伤害,都会在几个小时后自我痊愈。

在整个少年时期,蒙多始终都与世隔绝,折磨更是家常便饭。

他从未感到如此幸福。

他开始将医生当做崇拜的对象。痛苦是蒙多生活中的激情,同样也是这些医生的毕生事业:年复一年地,他们尝试了越来越反传统的方式,想要突破蒙多的痛苦阈值,比如往脚上滴浓酸,往脸上放食肉蛆虫。

救济院的医生们发现,这个紫皮少年不再自称“蒙多”,而是改口自称“蒙多医生”,一开始他们还觉得蛮好玩。

他从一个大人手里偷走了一只注射器,用它抽取了早餐中的洞莓汁,又混进了自己夜壶里的不明液体。他高兴地大喊道:“蒙多配药!”然后把这管混合物扎进了自己的额头。

不过没过多久,蒙多就厌倦了用自己做实验。

他后来的行为让许多人揣摩他的动机。有人认为他是在对折磨自己数年的救济院员工进行复仇,也有人觉得他只是一个心理变态的怪物,没有任何道德判断的。

真相其实没那么复杂:蒙多决定是时候把自己的研究应用于实践了。

那天晚上,蒙多溜进了厨房。在那里他找到了一把巨大的切肉刀。他拿起了“医用”刀,一屋接一屋,为每个“病人”都进行了“手术”。他对自己的“治疗”手段没有什么逻辑概念,只是在用他平时觉得最有趣的方式玩耍。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