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月女神

黛安娜永远都佩着她的月刃 ,她是皎月教派的武士,不过她的教派在巨神峰周围地区几乎已销声匿迹。黛安娜是皎月神力的凡间化身,身穿闪烁着冬夜寒雪之光的铠甲。她在巨神峰之巅接受了星灵精魄的融合,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凡人。现在的她努力抗争着,寻找着神的启示,寻找自己的力量和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意义。

黛安娜出生在环境恶劣的巨神峰的山腰,当时她的父母正在躲避一场风暴。这对夫妻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被梦境中的一座未曾见过的山峰和那个启示之誓言吸引至此。这对夫妻在巨峰的东坡精疲力竭,同时又遭遇了猛烈的暴风,那一夜,在寒冷惨白的月光下,黛安娜来到了这个世界,同时她的母亲也与世长辞。

第二天,风暴平息,艳阳高照,附近烈阳教派神庙的猎人们发现了被熊皮包裹着她被熊皮包裹着并,躺在父亲尸体的怀抱中。他们把她带回了神庙,在那里,这名孤儿被呈给了烈阳,并被赐名黛安娜。这名黑发女孩被当做烈阳教派的一员抚养,烈阳教派是巨神峰附近地区的统治性信仰。后来黛安娜成为了教派的正式学徒,潜移默化地接受着对于太阳的无上崇敬。她学到了许多关于太阳的传奇故事,每天都与拉霍拉克武士——烈阳教派的圣殿武士——练兵习武。

烈阳教派的长老们教导她,一切生命都来自太阳,而月光则是虚假的,不能提供营养,而且投射出的阴影只会滋养黑暗生物。不过黛安娜倒是觉得月光具有一种优雅的美,这是炽烈的阳光永远无法比拟的。每天晚上,这名少女都会从攀登巨峰的梦境中醒来,悄悄溜出学徒卧房,采摘那些只在夜间盛开的花朵,观赏月光下银灿灿的泉水。

时间流逝,黛安娜发现自己总是不自主地抗拒长老们的指示和教诲。她总是忍不住想要质疑自己曾经学过的知识,怀疑每一课都有未被传诵的内容,甚至感觉有人刻意隐瞒,只传授片面的事实。随着黛安娜渐渐长大,她的孤独感与日俱增,她的尖酸刻薄、不善交际,让儿时的玩伴越来越疏远她。每到夜晚,她都会看着初升的明月划过遥不可及的峰顶,愈发觉得自己心无归属、孤苦伶仃。想要登顶巨神峰的冲动就像是一种无法抓挠的瘙痒,但她一生中接受的每一条教诲都在告诫她,如果真的尝试攀登,则被巨峰夺走的将不止是她的生命。只有最有资格和最英勇的人才会尝试攀登。每过一天,黛安娜都会比以往更加感到孤单,同时也更加确信自己生命中有着某些重要的意义还没有实现。

关于自己尚未实现的意义,她在一次受罚做杂役的时候偶然找到了些许线索。她因为顶撞教派长老而被罚打扫神庙的书库。一个破旧的书箱反射出一道光,吸引了黛安娜的注意,近前仔细查看以后,她发现了一叠部分焚毁的古代手稿。黛安娜借着当晚的月光读了起来,手稿中的内容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向自己灵魂深处的门。

黛安娜得知了一个几乎已经绝迹的团体,皎月教派,他们的信仰认为月亮是生命和均衡的源泉之一。黛安娜从残余手稿的只言片语中猜测,皎月教派认为白昼与黑夜、烈阳与皎月的永恒交替,是宇宙和谐均衡的精要。这位黑发女孩中获得了启示,这时她抬头望去,在神庙墙外不远处,一位披着熊皮的老妇人借着月光艰难前行,她脚下的路最终将通向巨神峰顶峰。这位老妇人步履蹒跚,倚着一根弯曲的柳木拐杖勉强站直。她看到了黛安娜,并向她大声求助,说她必须赶在日出之前到达峰顶 - 黛安娜知道这种这个理想根本不可能实现。

黛安娜非常想要帮助这位老妇人,也想攀到峰顶,但这些想法触犯了所有烈阳教派的教诲。巨峰只迎接有资格的人,而黛安娜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一种资格。那位老妇人再次向她求助,这一次黛安娜没有犹豫。她翻过层层高墙,挽起了老妇人的手臂,引她走向峰顶,同时心中暗自惊讶,如此年迈的人居然已经爬到了这里。她们共同攀登了数个小时,穿出了云层,明月和星辰在冷空中璀若宝钻。老妇人虽然年事已高,但却始终坚持向上攀登,趋策着黛安娜扛过路上的磕磕绊绊和愈加稀薄寒冷的空气。

漫长的夜晚还在继续,黛安娜失去了时间感,因为天空中斗转星移,除了巨峰本身,其他景象全都模糊消失。黛安娜和老妇人继续向上攀登,每次她摇摇欲坠的时候,都能从皎白的月光中汲取能量。最终,黛安娜还是跪倒在地,精疲力竭的程度难以想象,身上每一块肌肉的都已达到了体能极限。当黛安娜抬头望去的时候,她发现不知何时她们已经到达了峰顶,这一壮举应该没有可能在一晚的时间内完成。峰顶笼罩着变幻不定的缥缈幻象、闪烁耀眼的光之帷幕、斑斓缤纷的色彩漩涡,还有一座巨大的城市,闪着金色和银色的光芒,若隐若现地漂浮在空中。

她四下寻找自己的同伴,但那位老妇人已经无影无踪,只有黛安娜肩上的熊皮斗篷能够证明她确实存在过。望着那道光,黛安娜知道自己将在那里找到生命中缺失的意义、找到认同,找到无法企及的归宿。这就是黛安娜在迷茫之中追寻终生却不自知的东西,她的身体充满了新的活力,再次站了起来。她向着那不可思议的景象犹豫地迈出了第一步,随后的每一次呼吸都让她更加坚决。

那道光突然间迸发闪烁,黛安娜惊叫着,看着它汹涌地灌注进黛安娜体内,某种强大而古老的奇异灵体与她融合。这种感觉非常痛苦,但同时也令人愉悦,这是一瞬间的启示,也是永恒的幻觉。当光芒褪去,一种失落感成为了她从未体验过的疼痛。

黛安娜踉跄着走下巨峰,对她周围的事物一概不知,最后她发现自己来到了山腰上的一个隐蔽的山洞,如果没有月光的投影,洞口就不会显现出来。黛安娜饥寒交迫,需要避风港过夜,于是便躲进了洞中。洞里面豁然开朗,藏着一处庞大的废墟,可能曾是一座能容纳许多人的神庙或密室。残破的墙上依稀可以看到褪色的壁画,描绘着金色和银色的武士背靠着背,对抗无尽的妖魔鬼怪,伴着天空中投下的炽烈光束。

在密室中间,矗立着一把月牙形状的弯刀和一套外观奇怪的铠甲;精致的银环编织成的链甲衬衫,披挂着精钢细工的护板。从盔甲映出的倒影中,黛安娜看到自己曾经的一头黑发现在已经变成了纯白色,额头中间还泛着微光,显现出一枚符文。她认出了盔甲上雕琢的奇特符号,和她在书库中的手稿上面记载的一样。这一刻,黛安娜领悟了一切。她可以选择逃避这个命运,也可以选择勇敢面对、欣然接受。

黛安娜伸出了手,当她的手指触碰到铠甲表面的那一刹那,她的脑海中爆发出奇异的景象、从未经历过的生命记忆、还有超乎想象的体验感受。古代历史事件的记忆碎片像暴风雪一般席卷着她的头脑;不为人知的秘密让她只能模糊地理解;无数种可能发生的未来像狂风吹散的沙尘般扑面而来。

当这些景象渐渐退去,黛安娜发现自己已经将整套铠甲穿在了身上,而且贴身合体,犹如量身打造。她的脑海中依然烙印着那些刚刚获得的知识,但大多数都可望不可即,犹如雾里看花,只能初见端倪。她依然还是黛安娜,但她又不仅是黛安娜,而是某种更加永恒的存在。有了这些新的认知,黛安娜有了底气,她离开了山洞,径直向烈阳教派神庙走去,她知道自己必须向长老们讲述她的发现。

在神庙的正门口,她遇到了蕾欧娜,拉霍拉克的首领,烈阳教派最伟大的武士。黛安娜被带到了长老们面前,长老们惊恐万分地听着她讲述皎月教派的事。当她讲述完毕以后,长老们立刻宣称她是宣扬邪教的异端和亵渎神明的孽障。对于如此穷凶极恶的罪行,不可能从轻发落,只有死。

黛安娜惊诧错愕。长老们怎么可以否认如此明摆的事实?他们怎么可以拒绝背弃来自圣峰顶端的启示?对于他们的刻意隐瞒和视而不见,黛安娜怒不可遏。随着一声哀怨暴怒的大吼,黛安娜弯刀出鞘,手起刀落,银色的火光映出夺命的杀意。黛安娜不记得自己砍了多少刀,但当她的狂怒渐渐平息以后,她看到了自己造成的杀戮。长老们无一幸免,蕾欧娜也躺在地上,身上的铠甲冒着烟,就像是刚从煅炉中拿出来一样炽热。黛安娜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万分惊恐,她逃离了屠戮的现场,遁入巨神峰的茫茫荒野,而烈阳教派则在她的凶残袭击中受到重挫。

现在的黛安娜正遭到拉霍拉克武士的追杀,她在努力将脑海中的记忆碎片拼凑成完整的皎月教派。模糊记忆中的真相和远古知识中的一知半解驱使着黛安娜不断前行,她只相信一件事 - 皎月教派和烈阳教派并不需要互相敌视,而且她有着更伟大的命运,绝不仅仅是一介武者。她不知有怎样的命运等待着她,但黛安娜一定会实现自己的宿命,不惜任何代价。

原文链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