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生存哲学的基本内涵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中国底层民众经历了无数的天灾人祸和兴衰动荡,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那就是忍受苦难,坚强乐观的活着。这种生存哲学让他们在漫无边际的苦难里没有走向绝望和崩溃,这种执着地要活着的生存哲学也成为了中华民族不可动摇的根基和发展的原动力。中国文学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作家挖掘到了这种在民族深处的特别性格,看到了中国底层民众生存的艰难,领会到了这种生存哲学并融汇在他们的作品之中。余华也正是在审视自己脚下这片深沉的土地的时候,深入中国底层社会,了解了底层民众的生存状态,发现了中华民族里的独特个性,汲取了历史和现实的养分,结合自身经历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并将其贯彻到自己的作品之中。

余华是一位多产作家,纵观余华所有的的作品,从崭露头角的《十八岁出门远行》到比较成熟的《第七天》里面都贯穿生存和苦难两大意识,中国底层民众的生存境遇一直是余华小说关注的焦点,而苦难则是余华小说中反复要渲染的主题。长篇小说《活着》就是贯彻了余华生存哲学的代表作,在这部小说里余华借福贵之口讲述了福贵的一生和福贵对自身经历的感受,告诉人们如何去承受巨大无比的苦难,向人们提供了如何在极端的生存条件下求生的理念。

《活着》蕴含了余华对苦难的态度、对人类生存的关注以及对生死的理解,也深刻地表达了余华的生存哲学——“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生存哲学总体上认为人是具体的生存者,再根据具体的人,关注人们具体的生存境遇,讨论生存问题,主要研究人的生存和生存方式,通过自觉地反思进行内在的关于人性的感性批判,再回到人的本身,而余华的生存哲学就是他个人对生存的反思和领会。余华的生存哲学的基本内涵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余华的生存哲学里构建的生存境遇本质是苦难,第二个方面是余华的生存哲学所要唤醒的向死而生的生存情态,最后一个方面是余华的生存哲学里构建的生存境遇和唤醒的生存情态所要彰显的生命价值至高无上的生存旨趣。


(一)余华构建的生存境遇本质

在余华构建的生存哲学里,苦难贯穿在人整个生存过程之中,人的存在和苦难相连,活着就需要忍受苦难。不管在什么生活环境下,人都会遭遇苦难,苦难已经成为了人的一生不可切割的一部分了,生存境遇的本质就是苦难。

余华笔下的中国式老农民徐福贵的一生就都充满着苦难,他的回忆里带着中国过去几十年的深深的烙印。福贵的人生是由一个又一个的苦难堆积而成的,由于命运的未知和生活的无常,作为中国最底层民众代表的他无法躲避苦难,只能直面苦难。在尝尽人生百味之后,晚年依然可以友好地和现实世界相处,平和地向陌生人讲述自己一生,超然淡定的活着。

通过对福贵这个人物的刻画,余华表现了普通人的生存境遇,展现了普通人一生中可能遭遇到的所有苦难。


(二)余华所要唤醒的生存情态

生存情态指的是在生存的内在方面,对人有意义的情感体验。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的最基本的生存情态就是畏死恋生,即畏惧死亡贪恋人生,而余华将畏死恋生上升了一个高度,他所要唤醒的生存情态是向死而生,即向着死亡生存。

死亡是余华钟爱的情节,在其作品里都离不开对死亡的大量描写,尤其是《活着》这个故事,一共描写了十次死亡,死亡成为了活着的线索,推动《活着》的情节发展。余华通过大段大段的对死亡的描写表现出了生命的脆弱,揭示了人类生存的不易和所承受的苦难的沉重和不幸,让民众在感知到死亡以后,更加珍惜生命,更加坚强的活着,唤醒人们最原始的本能也就是对生命的追求。


(三)余华所要彰显的生存旨趣

《活着》里余华假借命运之手让福贵失去了一切能失去的,把覆盖在福贵身上的种种都剥离掉了,解除了人生里的种种对福贵生命价值的遮蔽,回到了福贵这个人的本身,让我们发现福贵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剥夺掉 ,唯有他活着的意志不能被剥夺。到了小说最后,老福贵记住了过去他所经历的一切苦难,但他的心里已经没有苦难了,苦难被他反复回忆的生命里有过的温情记忆所消解,他唱道“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2]活着的老福贵心内只剩下超然和平静,只为了活着而活着。在对于现代人要怎么去生活这个问题上,余华给出了最简短有力的答案,那就是活着。余华将肉体存活提到了极高地位是为了唤醒人们对生命价值的尊重,彰显生命价值至高无上的地位。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