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华生存哲学的形成原因


余华生存哲学形成的原因离不开他自身经历的影响,也离不开社会环境对他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在这两者的影响下让余华发自内心的对中国底层民众的人文关怀。余华童年的经历决定了他的写作方向,长期的写作让他渐渐学会用温情的目光去看待世界;大时代的动荡让他更真切的感受到在极端条件下人为了生存要遭受多少的苦难,也让他更清晰的看到了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存苦难;而余华对中国底层民众的人文关怀让他通过关注大时代背景下具体小人物的命运来探究生存问题,肯定普通人的生存价值。


(一)自身经历的影响

余华说过“一个作家的童年决定了他一生的写作方向。”他自己认为这段成长时期心理上的经历对他而言非常重要。


余华出生在浙江海盐,父亲是外科医生,母亲是内科医生。余华全部的童年都在医院里,他感觉是医院养育和教导了他。从小就在医院各个角落游荡并且还喜欢一个人呆在太平间里的他见惯了血腥、哭喊、尸体、生死,对幼年的余华而言,死亡和血腥都太平常了,平常到已经是他童年生活的一部分了。因此,余华从小就比旁人拥有更冷静和深刻的生死观,他认为死亡是不可避的,是必然要发生的,可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叙述的,所以余华的作品里也蕴含了大量与死亡和血腥有关的内容,尤其是早期的先锋作品。


度过了童年时期的余华迈入了青年时期,高考落榜之后,余华服从国家分配从事了牙医的工作。1978年-1983年这五年的从医经历,让余华更加熟悉人的身体构造,更加能用简洁、精准的文字去描绘血腥的死亡画面,直白明确到令人心颤。


青年时期那种对社会和世界矛盾尖锐的逆反心态也让余华走上了的早期的先锋文学之路。当时的余华用带着强烈医生气息的冷峻的文字揭露人性的恶,立足于现实中的关于暴力和死亡的描述,小说的结构和叙述语言具有很强的实验性。


经历了青年时期的一番探索,迈入中年的余华内心的愤怒渐渐地平息了下来。他不再用敌对的态度去对待现实,开始用平等和同情的目光去看待世界,对生存和死亡的认识让他更深刻地去思考人性,因此就创作了《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这些尽管处处苦难又处处充斥着温情和感动的作品,展现了普通人的人性美好的一面。


(二)社会环境的影响

余华出生于1960年,他童年时代的开始就是文革的开始,而高中时代的结束也就是文革的结束,可是说是完整的经历了那个可怕的群体狂热时期。余华最早接触的文学就是文革时期的大字报里的暴力语言,也目睹了许多文革期间的暴力血腥场景,所以余华作品里的时代背景通常是文革前后几十年那个动荡大时代,描写的人物也大多是他当时在的小地方海盐经常看到的那些受苦受难又无力反抗的中国老百姓。余华在他的长篇小说《兄弟》里就描述了很多关于文革的暴力血腥场景的描述,比如才华横溢、品行优秀的宋凡平在接李兰的汽车站里被六个红卫兵用木棍活活打死,直白地重现了那个时代的暴力、血腥和残忍。


余华是在令人恐惧和压抑人性并且没有文学的时代里成长起来的,他最初深刻的文学体验,是在成年和中国对文学解禁之后才感受到的。由于无序的阅读,他接收到的许多外国文学最先影响了他的生活态度和人生思考,比如卡夫卡刻画的玫瑰长在溃烂的伤口上和川端康成描写的死去的姑娘化了妆像出嫁的新娘就让余华感受到了生命在死亡以后出现,生死之间没有阻隔;而但丁又告诉余华“人是承受不幸的方柱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物体比方柱体更加稳定可靠呢?”以中国的方式成长和思考的余华突出结合传统生存哲学将这些感知融汇到他自己的生存哲学之中,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就借一个中国式老农民福贵的一生和感受模糊了生死的界限,告诉我们绝望是不存在的,一个人活着可以承受多少的苦难。《活着》也是中国多年现实的产物,即使放到当下,也有很多民众是以这样非正常的状态死亡的,表现的苦难和死亡是中国现当代社会的真实写照,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去深思如何避免这种非正常死亡。


余华关注了不同境遇下的人类生存,通过极端生存环境下中国底层人民的死亡惨状与福贵的活着,展示了人类生存的压力,所承受的苦难的打击有多么沉重和不幸,思考了现代人生存的深度,批判了时代对底层民众的影响,在苦难里解读了生命的延展性。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赞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赞赏支持
被以下专题收入,发现更多相似内容